一定发官网

                                                                            来源:一定发官网
                                                                            发稿时间:2020-05-25 12:29:37

                                                                            港区人大代表、深圳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务首席联络官洪为民认为,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是当务之急,但这也需要大量的对大众的说服、宣传和教育工作,法律条文的措辞也要写的非常完善,“2003年开始,‘23条立法’就开始被污名化了,所以任何时候在香港推进维护国家安全的举措都一定会受到一些人反对。如果要等到一个时机,所有人不反对了再做并不现实。反过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更好的去做教育和立法本身的准备工作。”

                                                                            因为国家安全的漏洞,看看香港已经被内外恶势力搞成什么样子了。去年的香港连和平日子都被毁掉了,很多时候就像是欠发达社会的暴乱城市,街头店铺和地铁站被砸,道路被障碍物封锁,无辜的市民被打被烧,大学连一张平静的课桌都放不下,导致全球排名急降。该是让这一切结束的时候了。

                                                                            顾敏康还提到,建立健全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还要解决香港司法制度的配套机制,如成立专门审理国家安全罪的法庭,或学习澳门的做法,只允许中国籍法官及检控官处理涉国家安全的案件,此外,也可以成立与澳门类似的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

                                                                            港媒分析“港版国安法” 何君尧:合法性完全没问题

                                                                            21日下午,多家香港媒体已经在进行相关分析,与此同时,一些乱港分子则在煽风点火,扬言要“遍地开花”,企图再次鼓动暴力。对于中央的该决定可能引发的震动,刘兆佳指出,“港版国安法”的通过势必将在港内激起部分激烈的反弹,但另一方面,中央借此展现出的决心和意志也会改变一部分反对派的心理预期,未必不利于香港局面的扭转。“此前,一部人始终抱有幻想,认为中央政府害怕香港民意反弹和美国制裁,不会采取更果决的手段,因此他们无需付出很大代价就达到自己的政治目标”,刘兆佳表示,此次中央出手后,他们需要重新衡量一下,到底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来达到目的。

                                                                            同时身为律师的何君尧2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如果香港媒体的分析属实,中央依据《基本法》第18条的有关规定处理针对香港的国家安全事务,在合法性上完全没有问题。他同时认为,如果由国家来立法的话,立法的节奏更容易把握,时间也相对比较充裕。

                                                                            南开大学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决定》经全国人大审议通过后即是最高权力机关通过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接下来可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决定》开展具体的立法工作。《立法法》规定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议程的法律案,一般应当经三次常务委员会会议审议后再交付表决,而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一般每两个月举行一次,通常都在双月的下旬,会期大致一周左右,如果有特殊的需要,经委员长会议决定可以临时召集常委会会议,这意味着“港版国安法”的立法程序最快可能在半年内完成。

                                                                            “香港特区作为中国的一部分,中央对香港有全面管治权,当然也有权从国家层面推动健全香港特区的国家安全法律制度。”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前副院长顾敏康2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根据《基本法》第18条规定,只有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全国性法律才可以在香港实施。因此,为符合“一国两制”,“港版国安法”和《国家安全法》内容肯定不会完全一致,覆盖范围也会有所调整。

                                                                            全国人大版的香港国安法是保住“一国两制”的关键出手。一些香港反对派和支持他们的西方舆论在第一时间宣扬“一国两制”因为这部安全法“死了”,而真实的情形正相反,这部法律是为“一国两制”做出的决定性输氧,它将确保外部恶势力对香港事务的插手被有力钳制,让香港内部极端反对派收敛破坏性行为,从而将“一国两制”所急需的平稳内部环境在香港得以重建。

                                                                            之所以说是不切实际的期待,一方面是因为精神损害国家赔偿虽然不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赔偿金那样有具体的法定标准,但其同样也有法律规定,不可能凭主观臆想,获得超出法律规定范围的抚慰金;另一方面是精神损害赔偿除了抚慰金,根据我国国家赔偿法还包括“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等其他赔偿方式。也就是说,司法机关为修复当事人因冤错案而受损的社会关系所做的各种努力,也是精神损害赔偿的一部分,不是仅有获取现金一种方式才属于精神损害赔偿。